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今天是
,欢迎访问长白山网,
 

新闻 专题 视频 图片 拍客

 动态 美食 交通 景点 住宿 天池团

历史 民俗 演艺 人物 文化活动

百姓视点 生活服务 文化大讲堂
旅游 民生 议事堂 交通之声  温泉 滑雪 摄影 自驾游 游记攻略 根雕 奇石 书画 特产 创意时尚 维权曝光 小编推荐 网上会客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议事堂

充满生机与活力的长白山文化

时间:2014-06-01 12:49:54  来源:长白山网  作者:王瑞麟

充满生机与活力的长白山文化

张福有
    ●《山海经》中的“不咸”山,就是长白山。
  ●“不咸”是古汉语。“不”,通“丕”,大的意思。“咸”,泽,湖。“不咸”乃大泽。山上有大泽,即长白山天池。
  ●长白山拔地参天,苍茫雄赫,存储物种基因,充满生机活力。
  ●长白山不仅是自然资源宝库,也是文化资源宝库。
  ●保护世界名山,培育文化品牌,是长白山文化研究与建设的主旨所在。
  ●长白山文化进入全省工作的最高决策和总体部署,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视角下的长白山文化研究,是把吉林建设成文化强省的必解之题。在这一视角下,开展对长白山文化的再认识,就会从更深层次上认识和理解长白山文化的生态价值、文化价值、品牌价值,使吉林始终保持建设文化强省的生机与活力。
  一、“不咸”是大泽,即长白山天池
  长白山文化是代表吉林文化的标志性符号。长白山文化的原生动力,就是蕴含在长白山本体之中的原生态文化基因。
  长白山总领东北亚。长白山拔地擎天,雄赫已极。长白山是自然大宝库,也是文化大宝藏。长白山,是山水相依的物种基因库。长白山,又是山文相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肇源地。
  长白山得名至今已1001周年。据《辽史》记载,辽圣宗统和三十年(1012年),“长白山三十部女直乞授爵秩”,并有“长白山女直国大王府”、“鸭渌江女直大王府”之说。女直即女真。这与隋唐之际山东的“长白山”是不同的。
  长白山的称谓一直是学界的重要研究课题。长白山最早称谓,是“不咸”山,出自《山海经·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肃慎氏之国。”吴士鉴:《晋书解注》:“不咸山,即长白山。”嘉庆重修《大清一统志》卷六十七吉林山川长白条:“古名不咸山”。不咸山是长白山,已属学界共识。虽有人说不咸山是锡霍特山中的最高峰科山,也有人认为不咸山是老爷岭,但锡霍特山和老爷岭上都没有天池,不具备“不咸”即“大泽”的要素,将其推定为不咸山就难以成立了。
  对于“不咸”的含义,曾有多种理解。有的认为是满语“果勒敏珊延”的音译省略。有的认为是赫哲语的“鬼魂之山”。有的认为“源出阿尔泰语系”。也有的认为是“韩语发音的音译,意思为‘光明’或‘神明’”。还有人认为是蒙古语“不尔干”的转音,意为“神巫”即“有神之山”。较近出现的说法是,不咸,“其含义即是色白似盐而不咸。”(见:《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9年第4期:《“长白山”考辨》)。有关“不咸”最确切的答案,只能是一个。在古汉语中,表示味重非淡的字是“鹹”而不是“咸”。对于“不咸”,关键在于求是,要寻求服众之确解。
  就此,2012年4月1日,吉林省长白山文化研究会在省图书馆讨论《中国长白山文化》一书的书稿时,我请张璇如先生专心研究“不咸”的真正含义。2012年10月28日晚,张璇如先生告诉我,“不咸”,不是少数民族语言,而是古汉语。“不”,通“丕”,是“大”的意思,《辞海》中有。“咸”,是“泽”,《辞海》中也有,可理解为“湖”。《辞海》中的解释,过去我也查过,但未将“泽”理解为“湖”“池”,只理解为“沼泽”。放下电话,我又查手边的1999年缩印版《辞海》:不,“通‘丕’,大。《诗·周颂·清庙》:‘不显不承。’按《孟子·滕文公下》:引《书·君牙》作:‘丕显哉,文王谟!丕承哉,武王烈!’”丕,通不:“《书·金縢》:‘若尔三王是有丕子之责于天。’郑玄注:‘丕读曰不。……’”“咸”,是山上的湖泽。“六十四卦之一,艮下兑上《易·咸》:‘象曰:山上有泽,咸。孔颖达疏:泽性下流,能润于下;山体上承,能受其润。以山感泽,所以为咸。’”咸卦,是六十四卦的第三十一卦,艮为山,卦象:上边一长,下边两断。兑为泽,卦象:下边两长,上边一断。是湖泽。《彖》曰:“咸,感也。《象》曰:山上有泽,咸。君子以虚受人。”意为山上有水,是大水之源,山下广虚受之。这完全符合长白山天池!所以,不咸,就是大泽,这就是长白山及天池。乾隆祭长白山文中:“奥我清初,肇长白山。扶虞所钟,不显不灵。”这个“不显不灵”,即为:“大显大灵”之意。由此可知,乾隆是取“不咸”即“大泽”之意的,不是“色白似盐而不咸”等诸说法。
  2012年11月4日,83岁高龄的张璇如老先生专程到临江市,在吉林省第七次长白山文化研讨会暨临江市第一次鸭绿江文化研讨会上,专门作了“不咸”是“大泽”的考证发言,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一致认同。学界、诗词界热切关注、大加赞许,写出100多首诗词祝贺“不咸”得确解。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双月刊《长白山诗词》,在2013年第1期特辟“不咸确解”专栏,加卷首语及编者按,刊发32首诗词致贺。
  另查,“不咸”是“大泽”,在中国古文献中比比皆是。当然,这些“大泽”,不全是指长白山天池。指长白山天池的,有明代诗人万寿祺:“风吹大泽龙蛇近,天入平沙雁鹜多。我亦远随黄绮出,东山重唱采芝歌。”明清之际,长白山常被称作“东山”。清代长白府张凤台有《东山即事》诗。他在《长白汇征录》序中写道:“凤于役东山,匆匆已逾年矣。”清代有位“长白浩歌子”所著《萤窗异草》,写有“蛇媒”的故事:辽东某县,有一执鞭,“驱虚车偶过大泽之侧,时届夏秋交,草深禾茂,忽见双蛇”云。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穆克登在长白山下鸭绿江与图们江分水岭小白山上立查边碑,后来此碑被向北暗移到长白山上天池附近,国外文献《北舆要选》记载:“碑在大澤南麓十里许”。在另一本书中有:“有大澤周回四十里”之说。长白山天池周围第一高峰孤隼峰东侧一处火山熔岩上,有古人刻繁体汉字:“大太白”、“大澤守”、“龍神碑閣”。现在,这十个字被从悬崖上抠下来,近似于碑形,立于长白山东坡。这肯定是在1962年之前由中国文人所刻的。这有力地证明,长白山先贤早已将“不咸”解为“大泽”。
  识“不咸”之真谛,使“不咸”得确解,这是长白山文化研究之新逮,亦为长白山文化史上之大事!
  二、应当十分珍惜长白山的生态价值
  长白山的生态价值难以估量。长白山是现今世界重要原始森林之一,是世界物种基因库,是国际生物圈保护区。物种多样性,是长白山的最大优势。
  长白山生态之珍贵,无与伦比。余秋雨先生2012年6月27日在吉林省政协举办的长白山文化论坛演讲中大声疾呼,“除了异态文明之外,长白山又提供了惊人的生态文明”,应当“把生态作为我们长白山文化的主角”,“长白山文化不是说借文化之名来提升长白山,恰恰相反,它以新的观念来推动中华文化往前走,让中华文化更好地面对我们主体文化之外的异态文化,面对我们新的课题——生态文化,然后我们融入世界文化,这是长白山文化的宣言。”我们确实应该及早警醒,千万不能忽视长白山的生态价值。由于迅速、过度开发,长白山已经发出生态警示,温泉边的瓶儿小草已濒灭绝。长白山脚下漂流的泛滥,使中华秋沙鸭等珍禽难以安静地生息。在松花江中人为建造密集的假船景观,造成生态污染,野鸭等水鸟不敢近前,汛期阻碍水流,不得不炸掉,劳民伤财。现代建筑陡增,大量砍伐树木,长白山文化标识淡漠。对长白山文化的生态性认识不足,必定要遭受大自然的惩罚。长白山,第一位的任务是保护。开发,不宜过于迅猛。不能实行单纯依靠无限制增加游客的粗放式旅游模式。要走科学的可持续的生态游之路。保护世界名山,培育文化品牌,是长白山文化研究与建设的主旨所在。
  三、正确认识长白山文化的时空框架
  认识长白山文化的时空框架,是发展繁荣长白山文化的重要前提。就时间而言,这是一种引领力。就空间而言,这是一种支撑力。这是长白山文化研究领域的时空范围和内容框架。
  我们所说的长白山,是广义的长白山存在与运动的全过程,绝不仅仅是长白山火山锥体的某个时点。我们所研究的长白山文化,是广义的大文化,绝不仅仅是有关长白山主峰的狭义文化。这就是长白山文化为什么能够成为代表吉林文化的标志性符号的原因所在。
  从地理上看,广义的长白山涵盖吉林省东部山区、中部平原、西部草原以至更远之地。吉林省现在的地理地貌,早在一万年前就已定型。在这个地理范围内,长白山发源的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及其较大支流辉发河、牡丹江、浑江、布尔哈通河、东辽河等,流域遍及并润泽吉林大地。洮儿河是嫩江的支流,嫩江是松花江的支流。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三江流域,不仅包括延边、白山、通化、吉林市、辽源,也包括长春、四平、松原、白城地区。长白山包括辽河流域作为古代文化的生长点与交汇带,首先是与这里的自然地理环境密不可分的。辽河流域的西部是处于蒙古高原向华北平原过渡的丘陵地带,东部则是长白山及其以北松辽大平原的中心地带,有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三江流域和东北至西南走向的山川及漫长的海岸线。至少在距今一万年到四、五千年前,这一带是暖湿性阔叶林和针叶林混交的森林草原带。白山、长春等地不断发现猛犸象化石,就是力证。这种自然地理环境,既适于文化的成长,又是南北之间与东西之间文化交流的天然通道。
  从考古调查与历史研究上看,长白山文化是吉林地域文化的重要内容和基本标志。松花江流域有桦甸寿山仙人洞、蛟河砖场遗址、吉林西山、蛟河仙人洞、安图石门山、抚松仙人洞、抚松新屯、前郭青山头遗址等。鸭绿江流域有浑江流域旧石器遗址等。图们江流域有吉林和龙石人沟、珲春北山等遗址等。就年代跨度而言,长白山三江流域中旧石器遗址,从距今16万年到6万年、2万年不等。安图人、榆树人,距今已2-3万年。查干湖冬捕是长白山区著名景观、吉林八景之一,也是长白山渔猎的标志性文化遗存之一。在查干湖青山头一带,早在1.3万年前的旧石器晚期,这里就有人类居住。在这里发现的“查干淖尔人”人骨化石,距今9000年。唐代的查干湖,方圆五百里。辽代的查干湖,是皇帝春捺钵的重要场所。查干湖与松花江是同一水系,丰水期时互为贯通。松花江主源发源于长白山。如果将松原文化划到长白山文化之外,不仅有损于长白山文化的完整性和科学性,也不利于追溯松原文化的源头性。
  松花江流域的西团山文化,就其时空框架而言,距今3000年,覆盖松花江中上游地区。扶余王国,初始王都居鹿山,在吉林市龙潭山城一带。公元346年,扶余王城“西徙近燕”,是由吉林市的龙潭山城一带迁到辽源市的龙首山城一带,并非迁到农安。农安在吉林市西北,又在高句丽千里长城之外。高句丽千里长城,确有具体地望,已有《高句丽千里长城》专著出版。历史上辽代的“黄龙府”,从926年得名到1115年辽灭,历189年,在时间上分为三个阶段,空间上分为三个地点。黄龙府,并非一开始就在农安。农安,从未发现扶余、高句丽、渤海国的文物遗迹。辽源龙首山城一带,是渤海的扶余府,同时又是公元926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驾崩之地和“黄龙府”的最初得名之地,距今已历1087年。对此,辽源市理应充分认识自身的历史文化价值。49年后的辽景宗保宁七年(975年),黄龙府守将燕颇反辽失败,黄龙府被废,千余户余党城通州。这里的“城”,是名词动用,即新建通州。此通州,不在四平的一面城,也不在昌图的四面城,而在昌图曲家店的黑城,历45年。农安,不是扶余的后期王城,而是辽圣宗开泰九年(1020年)在曲家店黑城东北复置黄龙府之所在,辽塔为此期间所建。岳飞曾对部下说:“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是指今之农安。农安黄龙府,直到金熙宗天眷三年(1140年)。农安黄龙府,历辽代95年、金代25年,共120年。扶余王国中期的地范,东起张广才岭和威虎岭,西至双辽和大安一线,北起嫩江和松花江,南至龙岗山脉。今之松原一带,皆属扶余辖地。扶余王国肇源于长白山腹地,长白山文化自然包括扶余文化在内。不能认为扶余的王城属于长白山文化地范,而扶余的辖地不属于长白山文化地范。同样,鸭绿江流域、松花江流域和图们江流域的高句丽、渤海国,均属长白山文化的重要内容。高句丽共705年历史,以鸭绿江流域辽宁桓仁、吉林集安为都465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渤海国于松花江流域的吉林敦化建国,曾四易其都,一迁中京显德府(吉林和龙西古城),二迁上京龙泉府(黑龙江宁安县渤海镇),三迁东京龙源府(吉林珲春八连城),四又迁回上京龙泉府(黑龙江宁安县渤海镇)。辽、金政权均属崛起于长白山地区的民族政权,辽、金政权当时就高度重视长白山文化。长白山得名于辽圣宗统和三十年(1012年)。金大定十二年(1172年)将长白山封为“兴国灵应王”。明昌四年(1193年),复册长白山为“开天弘圣帝”。辽金皇帝的春捺钵,主要发生于松原乾安后鸣村等地。这些春捺钵遗址群,入选全国“三普”百大发现,被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不仅是松原文化的重要内容,也是长白山文化的重要内容,均在长白山文化的时空框架之内。这是历史形成的、地理形成的。
  从文献上看,洪秀全二十八世祖洪皓所著《松漠纪闻》,是东北史的奠基之作。此书被收入《四库全书》和《长白丛书》之中。《松漠纪闻》所记之事,多为今松原宁江一带之事。诸多长白山文化的文献,不仅为长白山文化研究所必备,也是研究松原文化所必备。这可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松原文化与松花江文化一样,是长白山文化的组成部分和一个分支。长白山文化是代表吉林文化的标志性符号,草原文化亦包含在其中。
  地域文化的本质,在于揭示一定地理范围内及其时空框架下人们广泛认同的文化内核、价值观念和心理导向,展现地域文化的魂魄和标识。言必有据,无征不信,应是最基本的原则。只有充分占有资料,恰当运用文献研究和文物遗迹调查最新成果加以系统比较,才能摈弃假象,克服矛盾,合乎逻辑,接近史实,得出可靠结论。
  认识到长白山文化是吉林的标志性文化,是代表吉林文化的标志性符号,这是对吉林地域文化认识的一个提升和飞跃。
  要深化对长白山文化符号的宣传和认同感,应以“不咸”得确解为契机,广泛深入地宣传长白山文化、长白山文化符号、长白山文化品牌、长白山文化精神,整合长白山文化资源,培育长白山文化品牌,形成更高层次的共识与合力。
  长白山文化写入省党代会报告、省政府工作报告、省政协工作报告,表明长白山文化已经由研究层面转向在研究的同时将成果运用于长白山文化品牌培育与建设的实践之中。长白山文化进入全省工作的最高决策和总体部署,这是众多学者、专家潜心研究多年的心血结晶和重要成果,也是省委、省政府的科学决策和重要作为。这不仅是对吉林文化的重大贡献,也是对中华文化和国家软实力建设的重要贡献,意义重大,影响深远。把吉林建成文化强省,任重道远,尚需继续努力。贵在行动,重在落实,长白山文化必将在文化强省建设中充满活力,发挥作用。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长白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长白山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白山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13003882号   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吉林九鼎律师事务所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433-5751001 新闻热线:0433-5716555 投稿邮箱:cbsad@126.com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成员单位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