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长白山网,
  首页  新闻资讯  文联动态 书法绘画  奇石根雕 全区美食  宾馆酒店  生活服务  团购频道   长白山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百家争鸣

长白山:浩瀚的文化领地

时间:2012-09-24 09:47:38  来源:吉林日报  作者:曹保明

        亿万年前,随着地动山摇,翻江倒海,地心深处火山喷发,一座神奇苍茫的大山就此横空矗立于东北亚,它是大自然的高地,在亿万年的存在历程中形成了自己浩瀚的文化。长白山,一座融自然、历史、人文为一体的文化大山……

        抬眼望去,大山本体和它的称谓就是人类最生动的文化,长白山、大荒山、大东、不咸、白云峰、梯云峰、龙门峰、鹰嘴峰、鹿鸣峰、玉柱峰、孤隼峰、冠冕峰、观日峰、华盖峰、锦屏峰、天豁峰、铁壁峰、卧虎峰、织女峰、紫霞峰、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天池、圆池、洗儿石、避风石、龙虎石……每一座山峰都有故事,每一条江河都有传说。长白山有多少山峰、山谷、山岗、沟岔,就有多少个故事和传说;长白山有多少江河湖泊泡池,就有多少典故和来历;长白山有多少动物和植物,就有多少种记忆和记载。人类走进这座大山,等于一步迈进了文化领地,从此你与一种灿烂不可分割……

        走进长白山,人充分地享受着文化带给人的震撼和领悟,“山戴帽,蛇过道,燕子低飞雨来到。”人们已多次验证过这种文化带给人的真实感受。云是长白山的云,蛇是长白山的蛇,燕子是长白山的雨燕。

        地震、火山、风雪、暴雨都是长白山壮丽的文化。“燕子低飞”是指长白雨燕在大雨到来之前,山里气压低了,昆虫从高空飞向地面,雨燕为了吃这些虫子,所以低飞。这是自然特征对人类的提示,经过久远的生存认知形成了谚语。目前长白山这方面的自然谚语已有七千多条被记录和保存下来(见《中国谚语集成·吉林卷》),生活实际中的生动存在还无法统计。

        早春,当长白山开始冰消雪化的时候,头三天都要刮一场大风,这预示着长白山中的江河就要跑冰排了。山里人有一种顶风出门去办事的习俗,因为风一停,江河就会解冻,路也该泥泞了,山里人最怕春天泥泞的季节。冬季出门赶车,拉爬犁,走的全是冰封江道,所以春风就是开江的讯号。每年的山水大小,人们是靠听夜里冰的开启声来判断的。当桃花水下来的季节,就会如万只野兽在山间吼叫,这往往被称为“武开江”。长白山人常说,武开江是老天爷发怒了,要惩罚万物生灵,要杀生了,而这样的时候,江中的鱼和动物就会大量伤亡,这也正是长白山人狩猎和捕鱼的最好季节。自古,长白山人就说:“有心要把江沿儿离,舍不得一碗干饭一碗鱼;有心要把江沿儿闯,受不住西北风开花浪;双手抓住老船帮,一声爹来一声娘……”这样生动的歌谣,目前记录在案的有数千首之多(见《中国歌谣集成·吉林卷》),还不包括千百年来历代文人所记载的诗词歌赋。

        生活中的长白山文化,更多地体现在人对周边事物的观察总结与发现上,古语说“二八月,过黄鹰”,是指阴历的二月和八月,长白山的松花江流域,正是鹰从远方飞来的季节,长白山的猎人在春天将鹰放飞到原野,使鹰回归自然去生儿育女,让自然永续不断,同时又保持了鹰的自然野性。而八月猎人捕鹰,这时小鹰已长成了大鹰。当大鹰能够独立生存的时候,人们才捕捉大鹰。这也是长白山鹰王赵明哲、李忠文的经验。据长白山著名猎手邹吉友说,春天熊从树洞里出来,都是从高坡往下坡走,是为了节省自己的体力。漫长的冬季,整个的猫冬生活已经大量地消耗了它体内的能量,它必须在早春保持营养才能活下来。自然中的大量文化包含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和规律中,不知经过多少代人的总结和归纳才形成,目前这类文化通过古籍、传记、县志、乡土志和《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吉林卷》及54个县、市故事卷本的记载,已有近万篇之多,这是浩瀚的长白山文化读本,现在仍流传和散见在自然之中的还不包括在内。我们知道,长白山有自己独特的冬虫夏草,长白山的冬虫夏草是它独特的自然纬度和自然条件所形成,这里的冬虫夏草一般生活在海拔1200—2000米的阴坡地带,这里既适合动物的生存,又使动物迅速死亡,是由于它的寒冷能迅速形成,又能迅速结束。这些冬虫夏草,红绿相间,艳美异常,这在《长白山经济植物志》、《长白山药用大全》和大量的长白山口述文化中都有丰富的记载。

        山林里的树木、石头、泥土、动物、草木、气候这些资源,传承着一种久远的文化行为,形成了完整的文化。长白山石的选择同样具有神圣、神秘和神奇性。开采每一块石头从哪里下锤、下钎、下铲都有极其严格的程序。这不单单是人类的思想观念和精神信仰,也深深地融汇了人类对材料特性的认知,记录和表述了人们通过物质的遗产所形成的非物质遗产的综合性过程。物质遗产一旦被人使用,就产生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使用使文化形成、产生、传承、延续,使用建立了人类对自然的挖掘和创造的功能,每一项物质和非物质的融合又带有着不同的个性,比如松花砚的雕刻、浪木的修复、陶窑的烧制都带有着明显的区域文化的多样性。

        历史上,诸多史料记载,吉林森林之富甲于全国,古称“窝集”,大者上千公里,小者也上百公里。吉林古时,“有四十八处大窝集”,这些古老的自然遗产是地球北部人类的财富,也是长白山所独有的自然财富。锯,是伐木的工具,但它是长白山最具代表性的文化,伐木人的锯,必以钢而为之,大规模的森林采伐要有采矿冶炼之处,据《中国地域文化通览·吉林卷》(谷长春主编)记载,远在七千多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长白山区大安(今通化水洞)一带就出现过土人打制的“石锯”,而考古挖掘,约在三千多年前,吉林乌拉街出现过冶炼铁焦凝块,在吉林以长白山为核心的区域腹地的集安、通化、白山、延边的一些重要的区域,考古人员均发现过古吉林长白山人采矿冶铁的遗迹、遗址,黑龙江和吉林遍布金代早期的冶铁遗址50余处,据《明太宗实录》记载,明清时期东北地区手工业进一步发展,首先是冶铁业。永乐九年(1411)在三万卫中拨出守军专事冶铁,打造武器。此后辽东都司境内铁矿迅速得到开采,辽东二十五卫先后设置了铁场,以煤炭或木炭炼铁,打造军器及农具。清朝东北采矿业逐渐发展起来,铁、煤、金、银、铜、铅、硝、硫磺都得到一定程度的开采。明清两代都以吉林船厂(今吉林市附近松花江畔)为主要造船地,康熙二十二年(1683)设立黑龙江水师营,当时有“大船四十,花船七十,以船厂、宁古塔流人为水手帮儿”(《柳边纪略》)。此外,纺织业、煮盐业、酿酒业、伐木业等都有所发展。这说明森林的采伐早已开始。锯和其他森林工具斧、锛、刨、凿等已在民间广泛使用。

        伐木人通常使用的锯有十几种,而伐木者必备的,就是圆锯、大肚子锯、带子锯、刀锯、歪把子锯,其中圆锯和大肚子锯属于伐木时正宗用锯。伐树时两人使一张锯面对面拉动,分左右撇、上下手;大肚子锯和带子锯又用来破板料。有些木帮专门给柜上干“料子”活,往往是将一棵大树的四面切割(锯)下,只留中间的“木楞”,称为“方楞”,这已是树木中最好的成材。长白山里有许多这样的林场被称为“楞场”或“凳场”,就是专门干这种活。出方楞的“凳场”名符其实,伐木破木人要搭上大架凳,木把唱着号子上跳,把大树摆在“凳架”上,然后伐木人再使用大肚子锯、圆锯、带子锯等,一人站在“凳”上,一人站在“凳”下,二人上下拉动大锯去破木材(拉方楞);刀锯、歪把子锯是伐木人在放倒大树后,在“轮坡”、“串坡”、“拖套”、“归集”前以此类锯对伐倒的大树去枝打桠,这种锯短小灵活,便于携带。每个山里的伐木人都要备好几把这样的锯,才能随时替换所用。

        长白山里的各式伐木锯是伐木人心中之宝,一把好锯、老锯往往用到只剩下巴掌大小了还舍不得丢弃,一是由于在森林中钢铁不好得,二是因为这种老锯往往都已在其主人、族人、家庭、帮伙、大柜之中传承了几十年或上百年,人和物都已有了深深的情感,人已无法将其抛弃。留下来,也是留下了伐木人自己的生存记忆。在集安大阳岔老木把张道广的小仓房子里,我看到一块已锈迹斑斑,烂得只剩下手巾大小的一片老锯片。张道广含泪对我说,这是他爷爷放木排去往安东(今丹东),花半年的血汗钱在东大十字街马子灵铁锯铺特意打制的老锯。爷爷、父亲,一直到他的手都曾经握着它走遍了长白山林海,现在眼看它烂没了,怎么舍得扔呢?我还在临江冷沟子一个木帮村落家的木刻楞仓子里,看到了房檐下别着一层层的老锯残片,就像一张张久远岁月的“古信”,留在那里。伐木人为什么舍不得丢掉它们,这使我想到古人的诗句“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或“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那一片片残锯,其实是森林文化的一片片残书,书写着长白山森林文化生动灿烂的历史;森林老锯、残片,又是一扇扇向世人敞开的窗口,从这里望进去,森林历程尽收眼底;残片、断锯、老锯又像天上的碎星、残星,点点洒落在森林村落人家的生活角落里,那是伐木人割舍不去的生命部分。

        如果说伐木是一座古战场的话,而锯就是战场上的刀枪,生产锯的就是山林“兵工厂”,锯匠、铁匠在林区、在民间、在各个“凳场”、“楞场”、木帮伙子、木营子,都有自己的铁匠炉,也称铁锯铺或小烘炉,不分日夜,只要山场子一开锯,铁锯铺师傅就会领着两个伙计,一个拿“克”子(一种钝铁垛子)在事先打制好的“锯板”(一种不同规格的钢条、钢片、钢板)上“冲”(凿)出锯齿,也称“克锯”,然后另一个师傅开始锉齿。这纯属技术手艺。要锉得口平、对称,也有的木把喜欢把锯模带回去自己锉齿。他们把自家的饭桌扣过来,以桌腿为尺寸,卡住锯模进行锉齿。在锯铺里,就是户外寒风刺骨,大雪纷飞,锯铺里的师徒也都是光着膀子,脖子上挂着一条拖地的牛皮围裙,日夜叮当打铁,做锯,加钢克齿,供应山上木帮伐木。锯匠打制出的钢锯要适合木帮人的脾气,木帮一上手就能感觉出是哪个锯匠的手艺。木帮都会“调锯”,动一个锯齿,下边的都得跟着动,叫“掰锯”,掰好了,一个绿豆粒从头滚到尾不下去,锯一搭在树上“沙”的一声,木味儿就喷出来。锯是木帮和锯匠共同的“孩子”。在长白山里,伐木人和锯匠相处,锯匠送木把一张好锯比送什么都金贵。好锯出活,又省力,是大山之爱。

        色彩,是真正的长白山文化。长白,那神圣的字眼,不正是一种色彩文化吗?光明、洁白、通亮、无暇,大自然的原本色彩,北方自然的原色代表,冬季雪和冰的本质色泽,表述了大山的自然存在和文化存在。黄泥河,奔腾的黄澄澄之水;松花江,美丽的天河之源;鸭绿江,碧绿的大泽之水;黑龙江,神奇的黑龙传说;白石山、红叶谷、白河……

        生活的深处,色彩文化已深深融进了人类的生存历程,真正的长白山色彩文化,那是一种具有代表性的人文文化。古老的长白山剪纸已成为具有代表性的世界文化遗产,满族的萨满剪纸、渔猎剪纸、关云德的族人剪纸、王挺起的龙剪纸、李宝凤的大观园剪纸、宋宝君的刀画、陈国章的松花江剪纸都是长白山色彩文化的代表作。而赵丁的长白山绘画,李俊敏、刘丹的东丰农民画,更是长白山色彩文化的佼佼者。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吉林东丰农民画同上海金山、陕西户县农民画共同构成中国农民画的三大板块。长白山的色彩文化已走入中原,走入东北亚和世界,加之桦甸农民画和闯关东年画,更使长白山的色彩文化绚丽多姿。

        吉林的闯关东年画是地球北部的绚丽色彩,也是中华民族独立的北方色彩,它已同山东、河南、河北、四川、陕西共同构成木版年画的分布格局,为人类和中华民族的色彩文化创立了自己独立的地位和领地,这是我们独有的色彩。

        长白山有自己的“响动”,我们称之为长白山的声音文化。“哈腰的挂吧,嘿嘿呦;撑腰的起吧,嘿嘿呦;往前的走吧……”一曲曲震撼人心灵的长白山森林号子唱开了世人的心扉。原来,大山是人类用肩膀扛下来的呀!长白山森林号子具有久远的自然史和生存史的价值和意义,包括风情号子、历史 号子、人物号子、串坡号子、归楞号子、上跳号子、起重号子、拽大绳号子等等,都是真正的长白山声音文化。

       长白山森林号子是长白山伐木人从事伐木、抬木、运木时唱的一种歌谣。森林号子音乐美妙、节奏清晰、内容丰富、格调鲜明、故事,真实地记录了人类开发自然历程的生活形态和历史内涵,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展现了长白山人杰出的文化创造,体现了生活在这里的人的生存智慧和精神,是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森林号子又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实用价值,传达了诸多的生活智慧和美感,它的丰富内容和基本特征及历史价值主要表现在鲜明的人文特征和独特的韵味上。

       长白山声音文化具有丰富的知识性、信息性,是一种活态的、立体的、原色的文化,是珍贵的声音文化。长白山声音文化又是一种独具的地域文化,如“喊山”,指在山里从事放山、挖参等原始活动,人与人之间不能说话,也不便说话,于是“喊山”便应运而生。

       “喊山”全靠人手中的“索拨棍”来敲打树干去表示,敲几下,敲的声音的大小、长短,都有不同的用意,表示出不同的内涵。叫棍,是长白山独特的“森林语言”,是大山独具的“声音”。响动是大山的呐喊,是深刻的自然文化。

        山与人的声音文化,还表现在人已适应了山的声音、水的响动、草和树木的姿态,这些都成为人和自然所共同缔造的文化类别,如长白山的梆子文化。梆子是山里人放牛、羊、马时的一种工具,山里人常常将牲口放进山中喂养,晚上唤他们回来时就靠敲手中的梆子,梆声一响,各家的牲口就知道是主人在召唤它们回去。动物能听懂长白山的呼唤,说明长白山的声音文化已形成一种完整、科学、生动、亲情的自然文化、人文文化。

        生活中的长白山文化其实是人类珍贵的民生文化。千百年来,长白山人创造了大量的民生文化,人们依据这种文化度过了寒风凛冽的严冬,洪水肆虐的盛夏,狂风吹刮的早春,残酷无情的地震和火山爆发,顽强地生存下来,繁衍子孙,延续传承,创造出中华民族辉煌的文化篇章。通常我们认为,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节日,春节,清明,端午,中秋之外,一个地区还要有自己的地域的,传统的,民俗的,自然的,民族的节日,这才能说明这个地域历史文化的久远性,文化的活态性,清晰的传承和延续性,鲜明的文化特色性,而长白山真正具备了这样一个特点的区域。每年,在长白山腹地深处,人们除了过正常的传统节日外,大家都还在生动地过着长白山人自己的节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经久不息。如开山节(伐木),开江节(春天的江祭活动),老把头节(纪念孙良),掐套节(山场子活完了),开锅节(也叫白露节,开始人参加工),农夫节,梨花节,泉水节,黄牛节,大酱节,木把节,采摘节,河灯节,雾凇节,鹰猎节……还包括许多行业、家族的大型祭祀活动,细细想来,长白山区该有多少生动的生活节日文化深深地融进了人们生活之中!传统的生活节日其实是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重要的精神行为,标志着文化的久远性和信仰的完整性,这是人类自己的文化。

        长白山文化是人类浩瀚的文化高原,我们称长白山是一座真正的文化大山,这是尊重了自然和文化的本质。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长白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长白山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主办单位:长白山文联  运营机构:长白山琳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号:吉ICP备13003882号
地址:吉林省长白山保护开发区池北区文广新局二层    电话:0433-5716555
邮箱:jlcbscn@126.com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