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长白山网,
  首页  新闻资讯  文联动态 书法绘画  奇石根雕 全区美食  宾馆酒店  生活服务  团购频道   长白山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精品画廊

松花石砚长白魂

时间:2012-08-03 08:35:02  来源:吉林日报  作者:沈景春

QQ截图20120803084508.jpg       

        毋庸讳言,在人类以一块石头为文化载体的记载中,从卞和玉到端州砚,从太湖石到田黄印,几乎所有的华彩乐章都是以汉民族为主流的中原文化所书写,即使如红山玉猪龙那般震惊世界的文化遗存,也只是以一个标本般的身份陈列在艺术长廊的角落里。因为浩浩一部中国文化史,受政治风云的变幻和大一统华夏观念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自秦汉以来,中原文化雄视天下,汉民族建立的王朝一直漠视与华夏民族同样精彩纷呈的不同民族的不同文化,视中原以外的民族为“蛮、夷、戎、狄”。但是,在56个民族同为一家的今天,当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批检多姿多彩的文化遗存时,就会发现:松花石、松花砚不仅为清宫历代皇帝所宝爱,更为当时几乎所有的著名文人所激赏,而且,长白山脉的石文化源流从远古到当代,就像一缕永不飘散的民族之魂,虽不像长江黄河般澎湃激荡,却也如涓涓溪流从未枯竭。

        还在遥远的《山海经》年代,被当今学界认定为满族先民的古肃慎族就生活在长白山脉。《山海经·大荒北经》说:“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肃慎之国。”而不咸山,就是今天的长白山。《竹书纪年·五帝纪》说:“肃慎者,虞夏以来东北大国也。”而《国语》则有肃慎向西周“贡楛矢石砮”的记载。因此,从那时起,这个古老的民族就以其“楛矢、石簇”等独特的奇石渔猎文化而闪耀出远古文明的光彩。其实,这个所谓的“贡”很可能与当今外交场合上的互赠礼品相似,中原王朝历代史官以天朝自居的心态自古已然。所以,如果说楚国的“和氏璧”开中原奇石文化之先河的话,那么,作为贡品进入中原的“肃慎石簇”也绝不仅仅是一件箭头的样品,同样具有深刻的文化象征意义,而这个意义恰恰鬼使神差地赋予了一块产自长白山脉的石头。因此,朦胧之中,长白山石文化的源头已经远到了我们的想象之外。而且,及至秦汉以降,这块奇异的石头仍然没有退出历史的舞台,《三国志·挹娄传》谓:“挹娄……青石为镞,古之肃慎氏之国也”。可见,长白山的石文化(包括松花石)就像白山黑水之间永远的图腾,从那时起一直走到这个古老的民族入主中原并与浩瀚的中土文化融为一体的近古时代,并一起迎来了蔚为大观的砚石文化。

        令人赞叹的是,大清王朝建立以后,康熙大帝以其古今罕见的雄才大略,将博大精深的中原文化作为一统天下的重要战略,不仅身体力行,而且在朝中作为一项制度全力推动。就文房四宝之一的砚台而言,作为中国文化抒发情怀的文人之田,经过千年的耕耘早已在工具性的基础上完成了其文化象征的转型。试想,中国的几大名砚中,有哪一方砚台从选材到形制得到过当朝皇帝的亲炙?唯有松花石砚!因此,如果说以端歙为代表的砚文化是历代文人雅逸文化的代表的话,那么,这方具有皇家血脉的松花石砚就是皇家宫廷文化的代表。历史,从来就是由血肉丰满的人写就的,绝不仅仅是正史中毫无表情的年号和大事记所能涵盖。仔细体味康熙帝为松花石留下的诗文,我们就仿佛看到这位被誉为“大帝”的天子那宏阔的胸怀,而仔细审视目前藏于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的多方康熙御用砚的砚铭,如赐赠皇子胤禛的砚铭:“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便能深切地体会到他彼时的心情。可以说,就是因为这个不同凡响的开端,自康熙以降,雍正、乾隆以及后来的多位皇帝不断地在松花砚上题咏铭志。今天看来,这些有着手泽般亲切感的手迹刻痕,不仅真切地保留了几代天子的人间真情,而且展示出一片作为家族至尊的皇帝对族人后代的殷切期望,为严谨的历史学研究提供了远胜过刻板严肃的正史的生动标本。

        也许是“上有所好,下必兴焉”的缘故,也许是这块来自白雪远山同时又承载着厚重历史文化的石头最能引起文人的遐思,且不说后来喜欢吟诗题字的乾隆皇帝亲自为长达24卷的《钦定西清砚谱》作序,也不说多少人为这块石砚演绎出许多神奇的传说,单就其所亲历的文坛翰墨而言,早自康熙时代起,这方质地、纹理、益毫发墨都确有奇特之处的砚台就通过赏赐、收藏、鉴赏等形式,很快地在高层次的文人雅士中流传开来。

        朱彝尊,这位以等身的著作在经学、史学、文学、金石学等领域建立了不可磨灭丰碑的清代大家,对松花石砚青睐有加。或许是对从一个敞衣枕石的著名前朝逸士知遇于当朝天子的永志不忘,或许是品松花石砚而悟得人生大道,总之,作为康熙年间入科博学鸿词的布衣翰林,尽管亲身经历过无数文坛内外的风云,却在晚年总结其一生所见、所闻、所思、所考的80卷《曝书亭集》中,郑重地刻写下《松花江石砚铭》。

        同样,康熙年间人称“陈阁老”的翰林院掌院学士、广西巡抚、文渊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加太子太傅的陈元龙,既写有“风床展书卷,雨槛卧花丛”这样的林下高士情怀,也受过康熙帝亲书“爱日堂”额的赏赐,在当朝可说是备受宠遇。不仅如此,这位著名的“陈阁老”还编写了一部长达百卷的探讨事物起源的科技类书《格致镜原》,其影响力直播海外,国际著名学者李约瑟称之为:“一部有用的”、“专门涉及科学技术史的小型百科全书”。令人惊叹的是,就在这部书中,陈元龙在考定了松化石产地之后,评价曰:“绀缘无暇,质坚而细,色嫩而纯,滑不拒墨,涩不滞笔,能使松烟浮艳,毫颖增辉”。作为科技类书籍,从这样的评价中,我们已经感觉到了字里行间跳动着的一片喜悦之情。

        而被诗坛誉为“烟波钓徒查翰林”的康熙朝进士查慎行,其诗在有清一代影响之大,有赵翼的《瓯北诗话》为证:“其功力之深,则香山、放翁后一人而已”。一位诗艺可比白居易、陆游的大诗人,当蒙赐一方小小的松花砚时,其豪放的诗情立即就被浩荡的皇恩所笼罩。从他为此所写下的记事诗“砥石青山麓,松花碧水滨”中就完全可以看出诗人的恭敬之态。

        康熙以降,这方神奇的砚台更是声名日隆。因为一部电视连续剧《铁齿铜牙纪晓岚》而走进千家万户的纪昀,虽不像电视剧中那般,但作为乾隆年间《四库全书》总纂官,死后蒙嘉庆皇帝御赐碑文“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的当朝重臣、大学者,却是真正名垂文化史册的巨星。但他虽爱松花砚却无缘蒙赐,只好凭借自己的社会地位和高深修养收藏此物。这在他的《阅微草堂砚谱》中有生动的记载。从中我们看到,他收藏了一方绿色松花砚,兴奋之余,在砚匣上用工整的隶书刻下“澄绿“二字,此砚至今存留。从他的奏刀中能真切地感到其欢悦之情溢满砚堂。

        这就是松花砚,不仅在石砚之上留下了一个王朝的文脉源流,更为一座雄伟浑然的大山,一个具有独特魅力的民族留下了一缕文脉的律动。当然,作为皇家御品,唯我独有的观念同样反映在松花砚上,因为它出身的高贵,因为它是龙兴之地的象征,所以自康熙时起,为保护“龙兴之地”而封山,为显示高贵而仅有少量的赏赐,致使本该光耀砚林的松花石砚被锁深宫难得流传。再后来,随着国运的衰败,继之以列强入侵,使这方曾见证过盛世繁华的宝砚笔枯墨干达200年之久。直到民国之后,战争连绵,社会政治持续动荡,将这方宝砚连同中国历史上最后的一个封建王朝一起,被良莠不分的愚昧深深地埋在了厚厚的冻土之中。好在历史永远是波浪式前进的,新时期以来,随着中华大地的再次回春,这方犹如待时而飞的潜龙般神奇的松花石砚再次闪耀出夺目的光彩: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大家俊杰纷纷为其挥毫赋诗——赵朴初先生、溥杰先生、舒同先生、陈叔亮先生、启功先生、吴作人先生等等,面对这些虽已仙逝却音容犹在的大师,回想康雍乾盛世先哲们的对砚题咏,作为当代热爱传统文化的我们,该怎样去梳理,怎样去传承,怎样去发展这一宝贵的民族遗产呢?和谐社会,文化是根,愿松花石砚所承载的文化源流,能够与巍巍长白山脉一起,真正汇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大潮之中!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长白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长白山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主办单位:长白山文联  运营机构:长白山琳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号:吉ICP备13003882号
地址:吉林省长白山保护开发区池北区文广新局二层    电话:0433-5716555
邮箱:jlcbscn@126.com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